續命梟雄,向上帝續命

Ron看到了製藥商、FDA(藥管局)和醫院之間為了利益而結成的骯髒同盟,又因認為只有同志才有愛滋病而大發雷霆,醫生說他只餘下三十天的壽命

罗恩Woodroof,一個迷恋於火酒、女子、可卡因和賭博的粗鄙永州佬。聲色犬馬的活着讓HIV病毒在不經意間潛入到這個得意扬扬的爛命痞子牛仔身上。當罗恩被告知只剩30天壽命,何况不在醫院提供的試驗性藥物AZT的患儿名單中後,他拒絕順從命運,坐以待斃。為了延長本人的壽命,他賄賂偷藥,乃至越过國界冒險運送違禁藥物,创立了「達Russ買家俱樂部」。罗恩他極力跟病魔、FDA及製藥商進行鬥爭,最終他的生命從醫生宣判的30天神迹般地多活了7年。
而外自救的成分,Ron最初從事藥販生意越多的是為了牟取高利润。不过在不斷接觸罹患梅毒群體及深切摸底藥品制度後,罗恩看到了製藥商、FDA(藥管局)和醫院之間為了利润而結成的骯髒同盟,看到了不客观制度對艾滋病人求生的阻擾。身入其境的罗恩從一個「唯利」的商贩逐漸轉變為一名「維權」的戰士,為爭取更加大的独立自己作主要诊疗療權做用力。尽管後來俱樂部面臨資金干涸和法律制裁的內憂外患,罗恩依旧堅持幫助这三个徘徊在生死線的艾滋病患儿,幫助越来越多的人活着,包含她曾極度厭惡的同性戀群體。
影片最能打動笔者的是沒有把罗恩创设成一個改頭換面包车型客车圣贤。罗恩並沒有懸壺濟世的追求,亦非為了艾滋病人而振臂一呼的人權鬥士,更非樂善好施的救世主。他只是一個被求生意志困兽犹斗、鋌而走險的老百姓。片尾罗恩一如往昔去參加牛仔騎牛比賽,和片頭变成呼應。但此時的罗恩已煥然一新,這場搏命的牛仔競技宛就如其對生命的讚歌。明知道暴怒的牛背隨時都大概把团结狠狠甩下,摔得粉碎,也要努力多堅持幾秒。明知道最後的結局是被艾滋奪去柔弱而寶貴的生命,也要在顛簸的苦難中攥緊生命的韁繩,為生命不斷抗爭,向上帝續命!
比起《達Russ買家俱樂部》更爱好它的港版譯名《續命梟雄》。

      风尚興减肥,但不是香港人視為終身事業的这種塑身,而是走到極端的皮包骨式的减脂,越瘦越吸獎,這便是荷里活。瘦與獎項其實沒有必然的因果报应關係,這只是純粹統計上的觀察;與扮演名家而得獎一樣,形似之餘,還要神似,這正是考驗演員真正功力的時候。今屆金球獎最棒男配角及男一号的獎座,就是落在《續命梟雄》的兩位男演員手上,他們亦是奧斯卡金像獎的頂頭大熱。該電影的優先場已在香港(Hong Kong)作少些播出,自然急不可待興奮期待的心思,马上入場觀摩,參詳一下。

(嚴重劇透)

      劇本由 克雷格 Borten 及 Melisa Wallack
合編,趣事取材自八十时期的真人真事,時值美國愛滋病橫行的年份,醫療科学技术仍未能完全精晓调节梅毒病毒的法子,心神不安,人人自危。大眾對愛滋病的認知貧乏,充滿錯誤的偏見,往往認定愛滋病者等於男同志,主演Ron Woodroof (馬修麥康納希 马特hew 麦Connor)
亦不例行。居住於美國達Russ的牛仔
Woodroof,以電工為生,嫖賭飲吹為副職,過著漫無指标的日子。因三回意外入院檢查,遇上
Dr. Sevard (丹尼斯 O’Hare) 及 Dr. 伊芙 Saks (詹妮花嘉納 JenniferGarner),被吿知驗出愛滋病毒呈陽性反應,唯有十12日命的事實。

正所謂人不風流枉少年,所以 罗恩 Woodroof
這位粗豪的電工,決定要赏心悦目享用人生──賭博、煙酒、毒品、性愛,無一不沾,無一不迷。說到底,人只可以活三回,不盡情享樂怎麼行?然则贰次工業意外,讓他發現本身身患愛滋病,醫生說他只餘下三十天的壽命。

      這時又要套用一下庫伯勒-羅絲模型 (Five Stages of
Grief),先是「否認」及「憤怒」,Woodroof
質疑醫生弄錯血液樣本,又因認為唯有同志才有愛滋病而大發雷霆。但事實勝於雄辯,发烧連連,身體日漸消瘦。在冷靜過後,便不斷翻查愛滋病的資料,為求找到續命的良方,並過渡到「討價還價」的階段。醫院方面剛巧開始利用名為
AZT 的藥物,作為醫治愛滋病的人體臨床實驗。Woodroof 在嘗試說服 Dr. Saks
讓本身參加不果後,開始收買醫院員工,缺憾 AZT
的毒性引發越来越多副成效,昏迷後在醫院認識了同是罹患愛滋病的變性人 Rayon
(謝拉力圖 Jared Leto)。恐同的 Woodroof
當然特别抗拒,但這是她首先次接觸將來的差事拍檔的場面。劇本战战栗栗而又大膽地處理雙方衝突面,使戲劇感詼諧有度,謝拉力圖甫一出場已叫人難忘。馬修麥康納希在前段演活了壹个人頻死病者的內心掙扎,表情充滿了與死神搏鬥的痕跡。觀眾的立場由初阶厭惡主演頹廢的私生活,認為他疚由自取,到逐漸被他鍥而不捨的营生精神濡染,開始同情她起來。看見他被亲密的朋友歧視為同志,被排斥,看見他在出走到墨西哥的中途「抑鬱」灑淚的場面,麥康納希的演出已把觀眾的心俘虜了。

初始 罗恩不願接受現實,他繼續煙酒不離口,女孩子不離手,但過不久她開始怕了,於是四出搜尋關於愛滋病的資料。在
一九八二年的德克薩斯州,有超過七成的愛滋病人病者,都會在半年內谢世。他聽說醫院正試驗新藥,於是買通職員,获得那種名為
AZT
的藥丸。可是這種藥毒性太猛,加上她繼續吸毒,於是未到醫生所定下的按期前,他的身體已經撐不下来了。

      庫伯勒-羅絲模型的第五階段,正是「接受」。Woodroof
在墨西哥收获高人指點,嘗試利用各種在美國未被 FDA
批準而無毒的藥物,作雞尾酒療化,得以活命。在承受了餘生要與病毒共存後,伍德roof
化危為機,開始走私藥物入境。在 Rayon
的加入下,吸納了一群罹患愛滋病的同志,创造了「買家俱樂部」(Dallas Buyers
Club),以會費支付藥物。在當時美國的法定藥物特别昂貴,而藥廠商又急於推出副成效多,作用成疑的藥物,所以「買家俱樂部」成為相当多患儿的另一,以及更加好的選擇。後段電影風格略微轉變,成為亂世中的梟雄對抗官僚及財團的传说,當中不免主演的成長改變。馬修麥康納希與謝拉力圖兩位演繹到惺惺相惜到淡水之交的友誼,戲鬥戲之間刷出非常多火苗。謝拉力圖以脫胎換骨的姿態示人,装模做样,入型入格,恰到好處。笑中有淚的
Rayon,角色背景交待相当的少,強烈的自毀傾向令人痛惜。Woodroof
對同志的態度,由充滿敵意的排斥到逐漸認識而精通,過程順其本来,不覺堆砌。略為不滿的是詹妮花嘉納那條支線,她的剧中人物有著三重身份。醫生的剧中人物成為病者利润與醫療體制的磨心,她作的最後決擇仍離不開通俗劇的俗套;身為
Rayon
的心上人這事實只是輕輕帶過,沒有好好加以利用,缺憾;還好與麥康納希的關係處理流暢,由醫生與病者,到友誼以上,愛情以下的至交,看得适意。Jenny花嘉納把握到角色的平凡性,並加以美化,雖沒有兩位男角般给以美的视觉享受,但能够擺脫八方瓶剧中人物的也许性。

之後 罗恩輾轉去到墨西哥,获得壹位爱心的醫師診治,令他的病状有起色。醫生跟她解釋
AZT
的禍害,並教她怎么着令身體更強壯,好跟愛滋病作長期抗戰。他聽從醫生的指令,更想到將醫生的療法帶回美國,令更加多愛滋病人病者受惠,本人的囊中也好有進賬。

      在導演桑馬克維利兼任剪接之下,電影節奏明快。此導演的名字相對不熟悉,他小说十分少,但遺憾地并未有觀看過。《續命梟雄》之中的導技水準平均,取材有度,篩選得宜,沒有泛濫的感性,但整體未見特色。在馬修麥康納希與謝拉力圖捨身演出之下,有觀看紀錄片的錯覺,處處為之動容。兩者金像獎奪獎的呼聲高踞不下,姑且先跟風,對兩位投下信心的一票。還看四月挾著奧斯卡之名陸續而來的強勁戲碼,才知鹿死誰手。

如上便是【續命梟雄】(Dallas Buyers Club)
開首的劇情,而說到這裡,我们也應該猜到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不錯,正是這位原来默默無名的電工,怎么着變成垂死病患的大胆;他以比別人頑強百倍的鬥志,與病痛搏鬥,與政坛抗爭,讓比非常多愛滋病人病人能够延續生命,不用接受坐著等死這種悲慘的命運。本來一切都出於自利,但她一块走下來,遇見許多不及的人與事,令她慢慢改變,最終成為片末那位坐在狂牛上的勇士。

【續命梟雄】的劇本寫得平實動人,它沒有靠一些超人的催淚或勵志場面去感動觀眾,而是透過敘事,透過演員對人物的闡釋,讓觀眾逐漸投入電影世界中间,跟劇中人同喜同悲。飾演
罗恩 Woodroof 的 马特hew 麦Connor 表現恰如其份,Jared Leto
的女裝打扮更是讓栗耳目一新;纵然他們能雙雙奪取小金人,栗一定會替二个人高興的。

電影中有一幕特別讓栗印象難忘,那是三藩市法院對 Ron所提上訴的判詞。法官的判詞,大约是說快要倾覆的伤者,有權為續命而找尋藥方,可所用的藥,還是得國家機關通過審批。而誰是那國家機關?便是醜聞纏身的食品及藥物管理局
(FDA)!這是多麼教人無奈的一件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