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的陷落

是一部通过希特勒的毁灭来写第三帝国和国家社会主义毁灭的电影,希特勒从来没有畏罪,《帝国的毁灭》的第一主角自然是希特勒

   拿起《解放》,看了看,想起了苏式乃至受之影响的中国战争片的那种“假大空”的风格,心里一阵厌恶,于是想到了《DER
UNTERGANG》,又被翻译成《毁灭》。这名字跟苏联拍的同题材影片名相应成趣,对于苏联来说,占领东欧,攻克柏林,意味着《解放》;对第三帝国来说,这一切都意味着毁灭,不仅是第三帝国的毁灭,不光是纳粹名人的“诸神之黄昏”,更是第三帝国人民和国家社会主义信徒们的理想和计划的彻底破灭。这,大概才是DER
UNTERGANG的真实含义。

“没有国家社会主义的世界是不值得生存下去的。”

二战题材的电影有很多,也有不少拍的很惨烈或很感人的,但是像《帝国的毁灭》这样强烈纪实风格的作品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自然,它是出自冷静严谨的德国人之手。由正宗的德国人来演的纳粹和由德裔美国人甚至非德裔来演是绝对两样的。德国人的那种独特的冷静和纪律,信仰和职业道德是哼哈奔放的美国人绝对模仿不出来的,比如前几天看的《猎杀U-571》里的德军就是典型美国人演的。

   想起了我在兰州等飞机的时候,在书店看到的一本书,英国里奇教授的《纳粹德国文学史》。在原著的序言里写到,“那时的文学毕竟是由特殊的时代,特殊的环境造成的特殊形态的文字”。即使历史证明第三帝国的覆灭是必然的,即使历史证明了国家社会主义是错误的理论,即使大战造成的五千多万人的伤亡都是因为一个错误的信仰,那么能让一向严谨的德意志民族全民疯狂的思想是否也有它生存的道理呢?我中学的历史老师跟我说过,“存在即是合理”。当时的我反问道:“到底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还是‘存在过即是合理的’?”他当时的回答是,“任何存在都是合理的,长期存在就是长期合理,当时存在就是当时合理。”

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夫人这样说。于是在柏林陷落的前夕,她毒死了自己的六个孩子,于是她和自己的丈夫一起自尽。

《帝国的毁灭》着重描述了希特勒的最后12天的历程,影片一部分取材于历史著作,更有一部分取材于片中的线索人物,希特勒的秘书Traudl
Junge以及其他一些历史见证人的回忆录(诸如发生在地堡之外的剧情基本取材于军医Ernst-Günther
Schenck的回忆录)。一个秘书的回忆录通常是基于亲身经历的,大是大非的史观问题牵涉较少,这就让《帝国的毁灭》中的希特勒比其他作品中的纯恶魔或喜剧角色更加有立体感,最大可能的从一个先前罕有的角度还原了这个历史风云人物的最后一刻。这也是本片最大的看点所在。

   我无意为纳粹辩护,因为纳粹的罪孽被一具具尸体和一片片废墟证明得确凿无疑。我只是想问,800万因为信仰国家社会主义而死去的德国人(这还没包括战争结束时被苏军强奸的200万德国妇女),真的只是被欺骗被煽动被希特勒恶意地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带向死亡的么?

早就听说过《帝国陷落》,却一直没有时间看。终于抽空看了看。这段历史很熟悉,不少书籍都有介绍。但是描写这一段的电影,却是第一次看到。

片中绝大多数人物,上自希特勒和戈培尔,下至狼穴碉堡里的电工和柏林街头尽职的军医,都是活生生的真实人物。影片的结尾用字幕交代了这每一个人物后来的命运,这给我带来的真实感和命运沉浮的感慨,是其他二战电影无法做到的。

   《DER
UNTERGANG》是一部写希特勒的电影,或者说,是一部通过希特勒的毁灭来写第三帝国和国家社会主义毁灭的电影。电影里,希特勒跟斯佩尔站在柏林城的巨大全景模型面前,希特勒说,“当所有人都在欺骗我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能懂得我的伟大理想。这个模型是我们一起花了上千个小时制作出来的,这是我们理想中的第三帝国,这是我们理想中的世界。”在这最后时刻,希特勒看着自己的理想蓝图濒临毁灭,他终于只能选择逃避了。

小时候学历史,看到介绍希特勒的结局,记得原文是“……纳粹头子希特勒畏罪自杀……。”

《帝国的毁灭》的第一主角自然是希特勒,其扮演者Bruno
Ganz是著名的剧场出身的扎实演技派演员,为了演好希特勒,他专门花了四个月时间研究希特勒的生平和行为习惯,在电影中甚至出色的还原了希特勒那独特的奥地利口音德语。这个希特勒正如史书记载的一般狂热,在3小时长的影片中他大概对各将领歇斯底里了七八回,每一次都那么的传神,让我由衷的敬佩这位演员的功力。另外他对待秘书这样的助理人员又是和善宽容的,他与爱娃的爱情也是真挚的,显示出了一个真实人物的立体感。这些细节显然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秘书回忆录的贡献。

    他逃避了温克将军的第十二集团军已经被击溃的事实,他逃避了斯坦因纳的第九集团军已经被完全包围的事实,他逃避了德国空军力量已经被完全消灭的事实。所以他在作战地图上指挥着已经只剩下番号的部队,他在地堡里任命格莱姆为空军司令,并要他指挥和重建已经不复存在的帝国空军力量……

希特勒从来没有畏罪。什么叫畏罪?在他的哲学里,弱肉强食的世界,自己选择做强者,这有什么错。他不离开柏林,因为“落幕”的时候,他要留在台上。他要和自己的梦想一起终结。如果这个世界不能容忍他的梦想,那么这个世界就不值得生存下去。

3个小时的时长,大部分场景都在底下碉堡中。可能会让人感到一些漫长和沉闷,但这正是强烈的纪实风格所需要的。Bruno
Ganz出色的撑起了全片的主架,同样出彩的还有周围的几个人物,以爱娃与戈培尔一家最为突出。爱娃知道自己是来和希特勒共赴黄泉的,但她并不后悔,对轰炸置若罔闻,主持着一个个舞会和晚餐,坚强的用乐观的姿态活跃了这最后的12天的地堡内沮丧绝望的氛围。她和希特勒在临终前办的婚礼也是令人叹息,主持婚礼的牧师甚至要查看元首的身份证这样的细节再次印证了本片强烈的纪实性。以撰写回忆录的秘书的视角来看,爱娃是一个积极热情,和善温柔的人,自己慷慨赴死,同时又希望其他人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看着影片中希特勒佝偻着身子,左手剧烈地痉挛着在柏林的断壁残垣间检阅坚守柏林的娃娃兵们,我突然觉得这个场景像是当时的德国的映射——帝国已经覆灭,帝国的皇帝决心让帝国的未来为他殉葬。

自从苏联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挫败纳粹以后,希特勒的梦想就在走向死亡。晚期的希特勒已经陷入自欺欺人的境地,在地图上指挥已经溃不成军的军团,顽强阻击苏联红军的攻势。因为没有将领胆敢告诉他,我们已经失败。

戈培尔一家是希特勒之外的另一个重心。戈培尔的演员貌如鹰隼,比我以往见到的所有戈培尔都要阴森恐怖。仅仅靠气息就已经锁定了纳粹宣传部长的不二人选。作为纳粹罪行的第二责任人,他冷酷无情的组织未成年的少年冲锋队去抵挡苏军的坦克,还发表了这样的结论:“我们从来没有强迫人民,是他们选择了我们。现在,该是他们为自己的选择献身的时候了。”
这句话不得不令人深思,战争责任是否就应该全推在希特勒和戈培尔身上?

   除了希特勒之外,所有人都很清醒,他们知道大厦将倾,他们知道理想即将破灭,他们也同戈培尔一样无法想象自己还能生存在一个没有国家社会主义的世界,他们不能也不敢像元首一般逃避,所以他们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癫狂。

希特勒自己也知道,注定失败,却不能接受现实。晚年的希特勒已经崩溃,一直靠药物维持自己的身体。由于长期服用药物,对药物的依赖,他的手不断地颤抖,已经不能稳稳地拿起刀叉。

戈培尔夫人是一个气质高雅的狂热分子,在最后的几天她带着6个孩子住进了地堡。影片着重渲染了这天使般的6个小孩子,然后在最后一刻,戈培尔夫人坚决的毒死了自己的所有孩子,再与丈夫一起自杀。理由是:不能让孩子生活在没有国家社会主义的天空下。

   几乎所有人的酗酒、狂欢、舞蹈,乃至最后时刻部分人的性乱交,都是一种癫狂的表现。希特勒的女秘书容格夫人站在舞厅里看着头上的吊灯居然感到了眩晕,因为这种欢乐的气氛实在是太虚幻,越是欢乐就越是让人想到欢乐结束后的痛苦和恐怖,所以她忍不住叫道:“不,这不是真的!”话音未落,一枚炮弹在地堡爆炸,立时将这虚幻的一切击得粉身碎骨。

直到苏军攻入柏林,希特勒仍然在欣赏施佩尔为他做的柏林中心市区的规划模型。那是一个千年帝国的首都的模型,是他梦想可以看得见的部分。

除此之外《帝国的毁灭》还描绘了一系列外围人物,如爱娃的妹夫,鼓噪逃跑的Hermann
Fegelein,纳粹德国的经济领导人Albert Speer,希特勒高大的私人警卫员Otto
Günsche,坚持冲锋到最后一刻的党卫军Wilhelm Mohnke,柏林守备总司令Helmuth
Weidling等等,当然也少不了希姆莱、戈林、凯特尔等人。其中军医Ernst-Günther
Schenck是作为发生在碉堡之外的所有剧情的线索人物存在的。柏林已成为人间地狱,他目睹宪兵队肆意以“不抵抗苏军的逃兵”名义处决平民,也目睹了一些甘愿为第三帝国陪葬的狂热年轻人。

   然后那场被后世的历史学家都称为“死婚”的婚姻,当我看到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坐在一起的时候,脑中立刻冒出“死婚”二字。对于希特勒来说,在死亡之前结婚,到底是出于对爱娃的责任感而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呢,还是为了让自己的一生不留下任何遗憾,谁都无从得知。但在地堡的最后一刻,看着希特勒跟爱娃十指紧扣,深情对望,我突然想起,希特勒原来还是一个人。

一个不成熟的男人是为了某种高尚的事业英勇地献身,一个成熟的男人是为了某种高尚的事业而卑贱地活着。

在这些年轻人中间有《帝国的毁灭》中唯一的非真实人物,12岁的“希特勒敢死队”队员Peter
Kranz。本片对他施以浓墨重彩,描述了他从一个被洗脑的无所畏惧的小敢死队,甚至因为摧毁了苏军坦克而被希特勒授勋,直到珍视生命勇敢生存的转变过程。影片最末的场景也是他和线索人物秘书Traudl
Junge骑着自行车,迎着初升的阳光,脱离了重重包围。

    再后来,再后来就是背叛。希姆莱背叛了,戈林背叛了,马丁·鲍曼背叛了;希特勒所有的生存愿望终于消失,他本来指望带着荣誉去死亡,却不得不带着对自己那些所谓战友们的深深失望与痛恨去死亡。

当自己的事业注定要灭亡的时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事实上这个人物也是有原型的,那便是下面这张真实的历史照片,左侧的希特勒在1945年的柏林为据称是最年轻的铁十字勋章获得者,12岁的
Alfred
Czech授勋。然而真实的历史毕竟不会像电影中结局那般美好,我们无从知道这个孩子的命运,很可能他没能在战争中幸存。不禁再次扼腕。

    所以,DER
UNTERGANG,希特勒跟爱娃先服毒再开枪自杀,然后是200公升的汽油火化尸体;再然后是戈培尔夫人毒死自己的六个子女,然后跟戈培尔走到总理府花园,戈培尔开枪打死自己的夫人然后自杀;再然后是统帅部的军官们集体自杀;再然后是人民卫队在苏军面前的自杀冲锋,然后是军官们在受降前的集体自杀。一连串的死亡,让我麻木,一种复杂的麻木。他们或者是因为无法让自己的孩子在没有国家社会主义的世界上生存,或者是为了恪守对元首的誓言,或者是为了军人的荣誉,总之,一切都毁灭了。

他终于选择了死。

    最后,是容格夫人骑着自行车,载着那个柏林的娃娃兵奔向远方,一缕阳光洒在他们的脸上,还带着微笑。这种画面想表现什么不言而喻,正如影片中附带的对容格夫人的访谈中她所说到的,“我从1942年开始为他工作,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那些恐怖的事情;但是直到战后我参加了一个犹太人的纪念活动后我才知道,那真的是一个错误。”

与他一起死的还有他忠实的追随者们。其中就包括那位著名的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博士的全家。

在影片的最末,白发苍苍的Traudl
Junge在采访中说道:“当我在纽伦堡审判知道有600万犹太人惨遭杀害这一最震撼我的事实,但我看不出与我的过去有任何关联。我没有罪,也不知道那些事。直到有一天我经过树立的索菲萧尔纪念碑,看到她是和我同年出生,在我开始当希特勒秘书那年,她被处决了。这时我才发现,年轻并不是借口。”

    那的确是一个错误,错误带来的只有毁灭,然而,要知道毁灭者和被毁灭者也是人,只有包含人性的历史,才是真正公正的历史。

戈培尔博士,是纳粹高层里面唯一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鼓吹“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的人”,也是纳粹高层中少数几个至死忠于希特勒的人。

微信公众号:肥嘟嘟看电影(feidudumovie)

大树要倒,猢狲要散。帝国元帅戈林要另立中央,党卫军一把手希姆莱和英美盟军秘密谈判,军需部长经济一把手施佩尔对希特勒坚壁清野的计划阳奉阴违。

板荡识诚臣。戈陪尔是希特勒的“诚臣”。在他知道元首打算让他离开柏林的时候,这个狼一样的人,居然流泪了。

他违抗了希特勒的命令,选择了留在希特勒身边,并且在最后一刻选择了尽忠。

与他一起尽忠的还有他的一家。

“……他的夫人毒死了她的六个孩子……”书中是这样写的。

苏军攻入柏林的时候,他的夫人和她的六个孩子般进了总理府下面的地堡。她知道,其实他并不忠于她。但是他们都忠于元首,都忠于自己的理想。

这里,孩子们不会因为没有煤炭而挨冻,不会因为没有吃的而挨饿,不必因为没有电而在黑暗和恐惧中摸索,不必为了躲避炮击而随时卧倒,也不必担心随时飞进来的流弹。

这里对他们唯一的威胁就是步步紧逼的死亡,无法逃避的死亡。

她的六个孩子,仿佛地堡中的天使。活泼的孩子,给地堡带来了生机。

她的六个孩子,仿佛等待屠宰的羔羊,在进入地堡的时刻,就被他们自己的父母决定了命运。苏军推进的速度,决定了他们剩余的生命。

其他人家的孩子,没有这样温暖的避难所,他们要上战场。

《帝国陷落》特意描写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皮特。小小年纪穿起黑色的军装,抗起“铁拳”火箭弹上战场。

一个娃娃兵击毁了两辆苏联坦克,受到了希特勒的嘉奖。

希特勒说:“希望我的将军也象你一样勇敢。”

与皮特一起作战的老兵,不让皮特太冒险,小孩子不知道危险。皮特死里逃生。老兵自己却没有这么幸运,被苏联狙击手一枪打穿了钢盔。皮特没有死,不是苏联狙击手没有发现他,大约狙击手在想:“我不杀孩子。”

皮特的父亲只有一只胳膊,在战争中失去了另一只胳膊。父亲不想让儿子去当炮灰,儿子坚决不听。因为,战友们在阵地上等他。

皮特的阵地是一门88高炮,皮特的战友是一群孩子兵。皮特回到阵地的时候,阵地上所有的孩子兵都死了,自杀或被击毙。皮特在弹坑里躺了一晚上,看到身边死人的碎块,终于跑回了家,回到了父亲身边。

戈培尔的六个孩子,无须象皮特那样,小小年纪,穿起党卫军的军装,冒着枪林弹雨,拿着“铁拳”,蹲在坑里,瞄准苏联人的坦克。他的六个孩子,也不能象皮特那样,看到噩梦之后的早晨。

皮特的父亲也没有看到噩梦之后的早晨。在战争结束之前的最后一刻,被“英勇”的铲奸队员吊死了。一起遇害的还有皮特的母亲,她被枪杀。

世界即将崩溃,理想就要终结,生命结束之前,还应该干些什么?

希特勒妻子爱娃的妹妹身怀六甲,妹夫擅离职守与其他女人鬼混,被希特勒下令枪毙。被枪毙之前,他整理好了自己的军装,然后喊着“希特勒万岁”,被冲锋枪打死。万岁的不是希特勒,而是希特勒为所有纯阿利安人描述的千年帝国的梦想。

希特勒的侍从们,纵酒狂欢,因为地堡里有喝不完的酒。党卫军一把手希姆莱在向英美盟军送秋波,企图逃避审判。宪兵和铲奸队在处决不肯当炮灰的老人。一位党卫军内科医生,第一次拿起了手术刀,挽救伤员的生命。军需部长施佩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冒着被枪毙的危险。挽救德国的工业潜力。一对老夫妇在家里,静静等待着命运的安排,死亡或是黎明。

终于,希特勒死了,一切都要落幕了。

在希特勒死后,仍然有1000多名党卫军和外籍士兵死守总理府,为自己的理想战斗到最后。他们宁可和自己的理想一起去死,也不愿意生活在没有国家社会主义的世界,他们选择与自己的梦想一起消失。

片子的结尾,小皮特和希特勒的女秘书,骑着一辆拣来的自行车。对他们来说,新的世界开始了。

这场战役中,究竟死了多少人?不清楚,查了一下,苏联阵亡30万人,德国死亡(士兵+平民)60万人。还有一种说法是苏联伤亡30万,德国伤亡60万。

30年代,三大主义在世界流行:美国、英国、法国的自由资本主义;轴心国的法西斯主义;苏联的共产主义。在那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哪一种主义都不比别人干净多少。45年,法西斯主义落幕。90年代初,共产主义苏联倒掉了。现在只有自由资本主义还幸存,却已经日薄西山了。新的世纪会怎么样?不知道。一个没有主义的时代。有趣的是,前两个主义崩溃时,有纪念意义的事件,都发生在柏林。未来会在哪里发生呢?

自己好好活着,也给别人平等生存的机会,承担自己的责任,如此而已。

将来有一天,如果我去欧洲的话,我一定会去柏林,去看柏林的菩提树大街和柏林墙遗迹,去看梦想结束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