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意味着什么,喜剧背后是现实

只为了孩子可以改变出身带给他们的命运,那千千万万出身寒门的人此生就很难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了,两部电影中女主的成功宣告的不是

其实会看到这部电影完全是一场意外,不过这算是一个美丽的意外。一部包裹着喜剧外衣,却引人深思的电影还是在这个寒风瑟瑟的假日里,给了我一抹愉悦和思考。

     
 《了凡四训》这本书,主要阐述了“命由我作,福自己求”的思想和“趋吉避凶”的方法,并强调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要积德行善、谦恭卑下,就能够求福得福,善报无尽。

《神秘巨星》与《摔跤吧,爸爸》可以称为阿米尔·汗最叫好的两部“励志”电影。女性在印度的社会地位是很低的,她们中的绝大部分的命运其实已经是注定了的,从这一点来说,这两部电影以女性为中心,宣扬女性挣脱命运,无疑带有政治正确性。但是,电影本身的励志是打引号的,因为它们的本质不在于励志,而在于对励志的否定和嘲弄。这就是为什么,《摔跤吧,爸爸》中父亲的严酷教导在《神秘巨星》中被完全剔除,代之以母女和姐弟温情以及青年男女之间的纯洁爱情,进而将成功演绎成完全偶然的产物。

虽然电影反映的是印度的社会现实,但是在培养孩子这个问题上,中国不也是这样嘛。为了给予孩子良好的教育,多少家庭倾尽一切,只为了孩子可以改变出身带给他们的命运。可是不管怎么努力,大多数人依旧无法改变出身带来的命运。

     
 本书在第一部分提到“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我对这一点特别有感触,曾经我觉得命运是天生的,很多东西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比如,一个出生在普通家庭的人,此生大富大贵或者穷困潦倒的概率不会很高;同样的,一个出身贵族的人,这一生都过贵族生活的概率也比较高,这些是由出身决定的。

实际上,这两部电影讲的都是丑小鸭“变成”天鹅的故事。我们知道,丑小鸭不是鸭子,它是从天鹅蛋中孵化出来的,它只不过是出生在一个鸭窝里。出生,对于它来说,只不过是一场意外,并不意味着必然,相反,对于它的鸭兄鸭弟来说,出生才意味着必然,意味着宿命。因此,“变成”天鹅,只不过是它的本应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丑小鸭的天鹅本性逐渐展露。狭隘逼仄的河湖泥沼不是它的栖身之地,广阔无垠的蓝天白云才是它的自由王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血色曼陀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记得大学里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奋斗了十八年,才跟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文章讲述的是一个从农村来的孩子,虽然考入了名牌大学,但是要付出比别人多很多的努力,负担弟妹的学费,照顾父母,最终才跟城市里的同学一样,有了喝咖啡的资本,这个过程用了十八年。这篇文章有点悲情的味道,但我们中的很多人,未来也会有千千万万的学子将要走上这样的路,看到不免有些伤感;这两年有另一篇,更加现实,叫做《寒门再难出贵子》,作者把几个出身不同的孩子在银行的实习情况作了对比,发现这些孩子在待人接物和在工作中的表现跟家庭背景有很大的关系。作者甚至跟踪了几个孩子之后几年的职场发展情况,很详细,也很写实,可以看出家庭背景对这几个孩子的影响:相对好的出身就有好的助力,也就有好的发展,完全靠自己的孩子有多艰难,想一想也知道。作者最终得出“寒门再难出贵子”这个结论也就顺理成章了。看完之后,我有一种更深的无力感,如果跟作者说的一样,那千千万万出身寒门的人此生就很难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了,这是一份多么沉重的枷锁!我们难得应该就此放弃吗?这个想法困扰了我很久。

回到电影,我们发现,女主的宿命就是摆脱强加于其身的命运枷锁,她们有着异乎寻常的天赋,而这天赋本来就不属于贫民,或者说,拥有这样天赋的人,注定就不是贫民。《摔跤吧,爸爸》中,女主虽然出身乡野,但是她们遗传了父亲的摔跤天分,注定要走出乡村,站在世界的赛场上,为国争光。《神秘巨星》中,女主虽说不是出身乡野,但出身在“现代殖民地”。她的父亲不是摔跤冠军,而是有家庭暴力倾向的工程师。电影中,她的文化课成绩极差,但她却拥有异乎寻常的音乐天赋。(我们往往这样麻痹自己,东边不亮西边亮)她将自己穿着罩袍的歌唱视频发到网上,得到了音乐制作人的亲睐,最终献唱热门电影主题曲,一举成名。

     
 幸运的是,我又看到了另外一些文章,让我对未来又充满了希望,其中有一篇,我已经不记得名字了,是一个外国的学者,也是对不同出身的孩子做研究,不同的是样本更大一些。有的人出身贫寒,但他们一生都在致力于改善自己的环境,改变命运,并且有很多人都做到了;有的人出身富贵,但优越的环境让他们丧失了对生活的热情和动力,于是,有些抑郁了,有些则一直在挥霍,里面提到巴西首富的儿子,继承了大笔遗产,曾经跟梦露这样的明星约会,最终却把家产全部败光,靠政府的救济度过余生,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重要的是,作者并没有把焦点集中在出身贫寒的人这一个片面的点上,而是把出身良好的人也做了研究。老天是公平的,在给一个人优越的出身的时候也给了他安逸的生活环境,让他丧失了斗志,同样,它在给一个人贫寒的出身的时候,也给了他改变命运的能力和机会。站在这个角度上看,无论出身贫寒还是富贵,都是一把双刃剑,贫穷的人命运逆转的概率跟富贵的人走向堕落的概率是相同的。

可以说,两部电影中女主的成功宣告的不是“知识就是力量”,而是“天生我才”。她们改变命运靠的不是知识,而是天赋,是非选择的偶然因素,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按照西方的分配正义理论,天赋是公共财产,不是个人努力的结果,因此,依靠天赋获得的后天成功,是不应得,或者说,是不道德。纵观两部电影,它们基本上不强调知识在改变命运中的作用,反而强化了知识的无用。比如在《神秘巨星》中,父亲尽管拿出双倍价钱给女主报了文化课补习班,但是最终还是想将她介绍给利雅得的旅行社老板。可以说,电影所传达的正是,知识无用,正常的社会上升途径已经关闭,只有依靠天赋这样的偶然性因素才能实现逆袭。因此,尽管两部电影呈现的都是励志,但其本质上是对励志的否定和嘲弄。

         命运很奇妙。

对励志的否定和嘲弄,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当她们依靠天赋摆脱命运的枷锁后,她们能走多远。这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两部电影,都在女主获得成功时,戛然而止,从未对女主的未来生活有过些许描绘。不过,我们可以依照女主和印度的实际情况来设想一下。首先,印度社会仍然充满着不平等,出身和种族、性别、宗教信仰等等仍然是制约个人发展的巨大因素,自然天赋在种种反自然的社会力量面前还是很弱小的。其次,自然天赋本身的分布是极不均匀的,尤其在某个人的不同成长时期的分布。第三,女主个人的生活状况。女主个人除了面对事业上的压力,还必须面对来自社会、舆论、家庭的压力。综合这些考虑,我们看到,电影本身不去描写她们的未来生活,是很明智的,因为她们的未来生活无疑是惨淡无光的,与电影所虚构出来的励志假象形成鲜明的对照。

     
 《了凡》告诉我们,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并为我们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方法:多做善事,通过做善事积累德行,让我们有机会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因此,当命运的改变需要天赋而不是知识时,它有两重意味。第一重,社会正常上升的途径已经关闭,非选择的偶然因素,如出身、天赋和运气,成为成功的敲门砖,而知识则显得苍白无力。第二重,如果仅仅依靠天赋,路是走不远的,这无疑又反过来证明了出身和知识的重要性,换句话说,只有天赋和知识合二为一,命运才能真正被改写。

     
 所以,在出生的那一刻确实有很多东西已经决定了,但命运的可爱之处恰恰在于此,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人生任何阶段的筛选都只是一种形式,不要被一时的标准迷惑,加油努力,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感性之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